沈霂。

救救孩子!!

花心阿想在线爬坑:

陆池陆无差
池陆池无差
看看我好吗,七月送去打样………呜呜呜呜
离成团还有一半的人数呜呜呜呜呜

全款也才100左右一只!

【可拆卖,可拆卖,但娃和娃衣不拆!】

如果人数变多了,还会加量的!!!

奥:


现在科普一个我平时用的手机端快速发超链接的方法,巨无敌简单。

1.将你要发的链接发到评论然后复制。

2.粘贴出来以后,它就会自动呈现图二的代码形式。

3.把后半段><这两个符号中间的网址剪切,然后填入你要的文字就OK了。





(下面这个就是根据图片方法制作出来的超链接)

输入你想要呈现的字作为链接名称

上瘾 Ⅶ


-DS设定

-杀手大x刑警薛

-ooc注意

图片

走石墨
 

 
-
科普

①肺静脉:把动脉血由肺送回心脏的静脉。

②一般录入指纹数据库的对象得具备以下其中一个条件: 刑事拘留、行政拘留(治安)、有重大作案嫌疑、涉毒人员。普通老百姓的指纹是不会有的,因为人口太多,国土太大,资金实力有限。

-
给点动力吧💔

上瘾 Ⅵ


-DS设定

-杀手大x刑警薛

-ooc注意

上瘾 Ⅴ


-DS设定

-杀手大x刑警薛

-ooc注意

怎样才能快速吸引别人的注意?

答案是行为举止异于常人。

炎热天气下即使是坐着什么都不干也容易出汗,通常会把身体搞得黏黏的,人们巴不得脱了衣服躲到阴凉处,而薛之谦恰恰相反,他在这要命的天气里穿长袖长裤,还把衣领的扣子给扣上了,换做是谁都会好奇地多瞄几眼。

“哟老薛,之前没看出来你这么怕冷的啊?”

薛之谦一进警局立马遭到调侃,他张嘴正准备想怼回去,被人抢先一步。
 

“这有什么奇怪的啊,谁让你们把办公室空调开这么低。”

“关我们什么事啊,他脸都闷红了,不信你自己看,嚯脖子还贴创可贴…蚊子咬的?”

同事们反应过来后勾肩搭背,不约而同地发出啧啧啧啧的感叹,薛之谦不打算做出解释,笑骂了句神经病挥手让他们赶紧滚蛋。
 

自己好歹也是成年人,在那种场所发生点什么可视为理所当然,但身上的鞭痕让人看见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他还是要面子的。

说实话薛之谦觉得被个陌生人那般对待是种耻辱,不仅是对人格,从某种角度来看还是对自身职业的不敬,可与其矛盾的是他并不是很反感这种刺激的游戏,反而想了解更多。

单纯的,想了解,而非亲自实践。

薛之谦很郁闷,他稍微动一下都感觉伤处发疼,这让他难以集中注意力在工作上。他时不时分心,总想到昨晚在调教室里的场景,以及脑一热就答应下的不平等条约。
   

他还抱着丝侥幸心理,如果那个男人没拿到俱乐部人员名单……

“老薛,外面有人找你,就在大厅里。”

“啊?好,我过去看看。”

本以为是哪个领导找他询问工作上的事,没想到一出去就看见那头显眼的挑染,薛之谦心莫名慌起来,他硬生生收回迈出去的脚,欲想转身溜回办公室。

可那人已经看见他了,还抬下巴跟他打了个招呼。

这下没办法了,薛之谦放缓脚步,故作漫不经心地走到男人跟前。

对方没戴面具。当薛之谦看清对方容貌时,先前酝酿的措辞便全堵在胸口,死活吐不出来——张伟的长相与声音相符,看上来既痞又奶,像个才成年不久的小孩。

“嚯小警/察你这是什么表情,长这么大没人告诉你以貌取人会吃亏的吗?”张伟率先开口打破沉寂,一脸戏谑嘲笑他大惊小怪,注意到薛之谦着装后他压低声量,变本加厉地挑逗他。“大夏天穿这么死板不热吗?还是说我们的薛警官还有点廉耻心…害怕被议论?”

到最后已经是凑到耳边说的了。

赤裸裸的调戏让薛之谦不悦,他察觉到周围视线落在他们身上,于是他蹙眉后退一步拉开距离,接着抓张伟胳膊将他带到警局之外。
 

“你来干嘛。”薛之谦甩开张伟的手,语气不善地问道。
   

张伟从背包里翻出沓资料拿在手中晃了晃,待薛之谦意识到那是什么后抢过来看了几眼,随后抬头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您这脸翻得比纸还快,厉害厉害厉害。”

“谢谢了,那什么…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在阳光下站了没多久他额头就开始冒汗,薛之谦想解开最上边的扣子,手指不自觉捏上那扁扁的圆粒,虚推了几下最终还是垂回身旁,忍住了那股欲望。

张伟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于是他默不作声伸手替他解开那颗扣子。

?!

薛之谦下意识抓住手腕阻止他的行为,然后就听到什么东西崩断的声音。他感颈部有点凉,低头就看到张伟的手捏着颗黑色扣子,以及自己锁骨上有些发紫的鞭痕。

张伟掰开薛之谦的手指,把扣子塞到他掌心里,又在对方瞪大眼睛那刻耸耸肩表示不关我事。

“记得履行你的诺言,见面地址和时间我到时候会以短信形式发到你手机里。”

张伟走之前道出这么句话,留下薛之谦一人在原地凌乱。

薛之谦对他有自己手机号码感到不意外,他更在意的是调/教的事。

他心神不安地攥紧衣领拿着沓纸回了办公室,把手头东西放好,再从键盘底下找出个回形针别在衣口上,才坐到椅子上翻看那些资料。

当时他只是说要俱乐部人员名单,没想到张伟送来的是很详细的个人档案,详细到连职业、家庭住址和犯/罪/史都有了,直接帮他节省了很多时间。薛之谦刻意去翻找那个男人的档案,但没找到,他数了一下纸数量,总共三十六张,可昨天他去俱乐部时在场人数都远比这多。

还留了一手吗…

他选出三张符合部分刻画条件的档案,复印了几份派人发下去,在经讨论商量后分小组去进行走访调查。薛之谦带新人警员钱枫一块去医院调查个42岁的医生,他们找到人后直接开门见山表明了身份,没想到对方扫视薛之谦一番后思索半分,问了句有主了?

差点没把他气死。
  

在询问过程中他俩还进行了钱枫听得懵懵懂懂的对话,作为新生的他分辨不出哪些信息是有价值,该记的。

“说实话我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以为你是个sub。”

“我不是,你多虑了。”

“欲望压抑久了心理会扭曲,一旦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便会通过某些手段释放出来,也只有到那时,人才能发现自己内心有多变/态……”

钱枫拿笔的手顿住了,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些写到笔记本上,薛之谦不明所以地眯起眼,问道。

“你是在指自己吗?”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帮你认清你内心的欲望。”

医生直勾勾盯着他眼睛看,有些不怀好意的意味,薛之谦推回他递名片的手,直奔主题。

“先不说这个了,麻烦你回忆一下上个星期六的晚上八点,到凌晨的那段时间内,你都做了些什么…”

 

那时候医生在进行一场大手术,许多医务人员都能为他作证。薛之谦要求查看当天氯胺酮制剂使用登记,随口问了句监督严格吗。医方表示是用一只登记一只,开给了谁都是有据可查的,不可能出现危险药品流失的情况。
  

后来薛之谦拿死者照片给医生辨认,医生摇摇头说没见过。这很正常,毕竟俱乐部内的人都是戴面具的,于是薛之谦只能垂头丧气回到局里,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另两组上,可消息传来却依旧是一无所获。
   

薛之谦趴在桌子上对眼前发亮的屏幕发呆,突然觉得命运总爱跟人开玩笑,现在他只能抱着手机等短信了。薛之谦在等待间回想起了什么,他点开拨号,发现最近通话里果不其然有个陌生号码。

是那个人的吧。薛之谦思索着要不要主动打过去,不知怎么搞的拇指就戳到那串号码了。
   

他反应过来后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想挂断,可电话已经通了,并且传来熟悉的声音。

“喂?”

“……”

这接得也太快了吧,仿佛料定他会打电话过去似的,薛之谦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懊恼得不行,却不得不把手机贴在耳旁,“喂…”

“诶呦喂薛警官,”对面一听到薛之谦的声音就轻笑了一下,吐出令他头疼的话。“这还没到下班时间呢,您就这么迫不及待?”

呸,要不是为了资料谁想理你。

薛之谦五指有规律地敲击在桌面上,毫不犹豫地承认了,“对,今晚行吗…下班后我时间空。”

“行啊,怎么不行。”张伟没给薛之谦开口的机会,“我现在有点事,待会发短信给您,先挂了。”

“等等…!”薛之谦赶紧加快了语速,“我想知道你手头里还有多少张……”话还没说完耳边已变成嘟嘟嘟的忙音,薛之谦看了下通话时长,30秒都不到。

他深深叹了一口气,稍微放松过后又莫名感到烦躁,薛之谦揉乱了头发再次趴回桌子,就当他要闭目养神时手肘旁的手机震了一下。

     

  
他瞥了一眼,发现是条短信。

tbc.
希望不会被和谐

上瘾 Ⅳ


-DS设定

-杀手大x刑警薛

-ooc注意

tbc.

新年快乐各位❤

上瘾 Ⅲ


-DS设定

-杀手大x刑警薛

-ooc注意

-

 

气死

 

tbc.

-

没科普

想要评论。哭唧唧

上瘾 Ⅱ


BD设定

杀手大x刑警薛

ooc注意
  

从已有线索来看,这无庸置疑是场谋划严谨的犯罪,但这也是警方所庆幸的,因为案件离奇就意味着疑点越多,线索越多。

调查持续了三日。

死者手机里的所有短信连同联系人都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恢复后并没发现有价值的信息,只在电脑里找到十几部以死者为主角的色/情录像,于是他们直接从死者人际关系下手。
  

资料整顿后排查工作进行得很顺利,警方根据先前的刻画锁定了几名符合部分条件的嫌疑人,但审问结束得到的却是坏消息--这些嫌疑人不具备犯罪动机,且有不在场证明。

线索断裂,案件陷入僵局。

时间拖得越久对警方越不利,高层只好调动大量警力在海量监控视频中截取死者案发当日踪迹,看看能否找到些线索。
 

此时是凌晨两点,局内灯光未熄,电子机械设备照常运行。

连夜加班睡眠不足六小时已成警察的家常便饭。薛之谦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眼前监控画面似糊了层水雾般模糊不清,大脑隐隐作疼发出疲惫信号,他站起来舒展身躯,举杯轻啜口浓咖啡。

提起精神后他坐回椅上,继续盯回电脑屏幕。隔壁同事有了动静,开始讨论起案件,薛之谦撑着下巴竖耳倾听。

  “诶我还是觉得这是场情杀,死者那栋楼居民不是说曾见死者将不同男性往家里带吗。”
  “没固定床伴吧。”
  “嗯。”
  “现在商业竞争也很激烈啊,你怎么不往雇凶杀人那方面想。”
  “这不是熟人作案吗。”
  “还没查出个所以然,别这么轻易下定义,那也是个会玩的主,说不定凶手当天去撩他就勾搭上了呢?”
  “……照你这么说,凶手还会先玩了一轮才杀?”
  “我只好奇凶手为什么不直接加大药剂弄死人。”
  “没死透不放心呗。”
  “你们能讨论点有意义的吗。”
  “就是。”
 
 
“哟还没休息啊你们,有够勤奋的。”手指敲击玻璃门发出的哐哐声吸引住所有人的视线,朱桢面不改色捋了把稀疏毛发,踱步进来。

薛之谦按了暂停键,一脚蹬在桌沿连人带椅向后滑去,他顺势探出个脑袋。“大哥,我们一点进度都没有,睡也睡不安稳啊。”
 

话语刚落附议声随之响起,气氛瞬间活跃起来,朱桢往每个人的桌面扔了个苹果,说比咖啡管用,他转了一圈站到薛之谦身旁,跟他看起了监控。

努力是有回报的,度过枯燥的半个小时终于有了发现,也不知是先谁喊了声死者驾驶的车辆出现了,没过多久其他机子也陆陆续续有红色宝马驶过的痕迹。
 

“最后出现是在案发当晚八点二十分左右。”薛之谦所看的监控摄像头侧对于小区门口,能看到副驾驶位,他马上让位给技术人员来校正。

 
画面经处理而逐渐清晰,根据衣物颜色不难看出死者当时坐在副位上,朱桢指着屏幕来了句如果猜测得没错,驾驶位上的男子就是凶手了。
 

废话,不是凶手还能是谁。
 

薛之谦没能撑到追踪死者行驶路线那一环节,他从抽屉摸出眼罩,和同事打了声招呼便去了休息室。衣服也没换,就这么抱臂半蜷缩在冰凉的公共椅上。

他戴上眼罩,思绪万千。

不知过了多久困意涌了上来。
 

精神衰弱的缘故薛之谦睡得很得不安稳。眼上闭了,心是静了,但大脑久久进入不了休眠状态。半睡半醒的感觉很微妙,后半夜他无意识地翻来覆去,险些掉下地。

天色由暗逐渐变得明亮,悦耳鸟鸣隔层玻璃窗传入,与走廊忽远忽近微弱步伐声交织一块。

薛之谦醒了,脑袋要命的昏沉,尽管如此他还是挣扎着起来了。手指扯下眼罩,瞳孔遇光那刻眼睛干涩得酸疼,他揉揉凌乱头发无声叹气,起身去厕所简单地洗了把脸,回到办公室就被告知今晚要去暗访。

“汪局指名道姓要我去?!就不怕我出岔子把事搞砸了吗,诶你们笑什么笑,有点紧张感成不。”
 

“老薛啊,你要对得起你肩上的警徽,更要对得这份职责。”
  

得,又拿这个来压他。薛之谦太阳穴那隐隐作痛起来,左眼皮开始打颤。
 

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

当晚九点整,薛之谦驾车来到个位置较为偏僻的地方。

附近的景象用荒山野岭来形容较为合适,建筑物突兀直立于此显得格格不入,从外观来看这就是家普通的酒吧,但知情人都明白这仅是个掩饰。
 

这一路见到的车数屈指可数,可这的停车场却近乎停满了车。看来里面人很多,他这么想,随便找了个空位熄火拔了钥匙,下车反手带门发出嘣的一声。
 

他没有做多余的事,直接向酒保出示了会员卡。放有面具的托盘举到面前,薛之谦手指移动,挑起个兔子面具,戴上遮盖住面孔,然后随引路人一同乘坐电梯。
 

“第一次来吗先生,有点面生。”

这对薛之谦而言不是个好开头,他故作镇定回了个不是。

电梯抵达负二楼,门开了。
 

走廊两旁每隔段距离都有间房,只有一些房的标牌上写有更衣室和卫生间。

引路人将薛之谦带到储存私人物品的房间,见对方在走神,便恭敬地提醒了句,“先生,请将您把手机放进储存柜里。”

薛之愣了会,注意到铁柜中间有一个电子感应器,便明白该怎么做了,他在人注视下装模作样掏出卡,按在上边。

没有任何反应。

下秒引路人看他的眼神变了,脚尖朝门口倾。

真是糟糕透了。薛之谦眼疾手快拽回引路人,左脚猛扫底盘,瞬间就把人搁倒于地。他不敢松懈,把对方手臂反剪钳制在后背,另一只手死死捂在嘴上。

身下的人呜呜地挣扎,薛之谦嘘了两声,示意他赶紧闭嘴。
 

“想活命就给我安分点。”

此话一出立马见效。

“你们俱乐部的主管是谁,带我去见他。”薛之谦松开捂住嘴的手,末了补了句我是警/察,请你配合我的工作。

在得到没见过主管的答复后薛之谦半信半疑地继续吓唬了几句,无果,无奈把人给放了,临走前还叮嘱说,不准告诉任何人,否则就以妨碍公务罪把你关起来。

薛之谦到卫生间对着镜子整理了下西装和发型,直到看不出任何异样才出去。他迈步朝宴会厅走,为即将面对的画面做足了心理准备,却还是吃了一惊。

硕大水晶灯悬吊于天花板散发晶出莹剔透的光线,每个装饰品看上去都奢侈到极致,场内所有人都戴着面具,跟假面舞会似的,唯一不同的则是大家的穿衣风格。

可一丝不挂也有。那些多数是四肢着地,屈膝跪地,毛绒尾巴下垂于股间,脖颈上的项圈有条铁链,端部由另个人握在手中。

酒池肉林。这是薛之谦的第一印象。

这环境令他感到浑身不自在,有种格格不入的错觉。薛之谦向饮食区走去,努力保持目不斜视,可余光还是瞥到了周围一对主仆身上--一个赤/裸的男人跪在另一个男人腿间,单手搭在膝盖上,头微向前倾。
 

他们究竟在做什么薛之谦心里明白,他下意识吞咽口中唾液,垂眸拿起玻璃杯往里边倒了些橙汁,随后一饮而尽,以便缓解内心那股莫名躁动。

薛之谦不清楚脑海为什么老浮现出刚才所看到的画面来,或许是因为视觉受冲击而已,他自我安慰般地想。

他绕着室内兜了一圈,很快把布局都摸透了,拿空杯的怪异行为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遭到些奇奇怪怪的人勾搭时,薛之谦皆以冷漠回应,他想找的是好欺负的,比如说不远处瘫陷进沙发里头的男人。

男人额前挑染是绿色的,套在身上的衣服裤子看起来松松垮垮,脖子戴着大金链,细胳膊嫩腿的,坐姿却很是嚣张。

薛之谦凑到男人身旁坐下,那人见状给他挪了个位,完全没有想搭理的意思,薛之谦不动声色挑了下眉,觉得有点意思。

“那个…您……现在有空吗。”薛之谦身向前倾,手肘压在膝盖上,他摩挲玻璃杯上的花纹,小心翼翼开口问道。

“诶呦喂您要是有什么事就直说,这样我才好判断现在有没有空。”八成是来约炮的,张伟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开口就有赶人意味。

拐弯抹角说话不仅耗时间还会让别人觉得你有病,薛之谦打算来发直球,他抬头,却看见宴会厅内一阵躁动,周围人掩嘴窃窃私语不知在议论些什么。

敏锐的侦查意识让他发现了人群中的异样。

左右两方各有五个强壮的黑衣人。

薛之谦暗骂声操。
 

“这里不方便说。”

“不方便说就别说,又没人逼您,诶我操。”

张伟情况都没搞清就被个陌生男子抓胳膊带着跑,两人躲到安全通道里才止了步。寂静楼梯间内喘息声此起彼伏,薛之谦关上门就掀面具开始扒自己身上的衣服,那热情的劲让张伟反感。

“你…”

“我…”

薛之谦将西装搭在小臂上,揉乱用发胶固定好的发型,事态紧急他也不谦让了“大哥您先听我说,外边有一帮人要抓我,诶就他们的头啊,惦记上我屁/股了。”谎言脱口而出,搭配上表情就跟真的似。“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昏暗光线下薛之谦的脸透露股朦胧美,张伟对上那充满哀求的大眼睛,半晌过后哦了一声。“意思是要我救你对吧?”

一连串的对对对还未出口薛之谦就听到对方说,求我啊。

“求你求你,只要不被抓住你要我干嘛都行!”

“行呗,记住你说的话。”
 
“君无戏言!”

薛之谦庆幸没告诉对方自己身份,要不然早就被推出去了。他原本还担心会被摄像头拍到,得知俱乐部为保护客人隐私没装摄像头后便放心地跟张伟去了负三搂。

走廊两排木门随他们的前进而后退,薛之谦东张西望,发觉场景和之前没多大区别,只是间门的牌子上标了数字。

张伟倏忽止步,薛之谦猝不及防撞到他后脑勺,他轻声闷哼捏了下鼻尖,没敢吱声。待张伟拿卡开了门他立马反客为主,进去开了灯,连布局都没看清楚就慌慌张张地往洗手间窜,结果被揪着后领甩到了床上。

薛之谦半撑起上身,焊接在床头两侧的镣铐映入眼帘,他警惕地环顾四周,当眼睛扫过角落放置台按摩椅与摆满各种情/趣用品和刑/具的架子时,他彻底怔住了。

这是间调教室。

“脱衣服。”张伟丢下话,返回去锁门。

锁头扭转声吓得他的心咯噔一跳,掉入虎口的想法令他紧张起来,薛之谦下意识带着疑问啊了一声。

下一秒张伟一个箭步单膝压上床,他捏着那张精致的脸强迫对方抬头,敛眸不耐烦地开口道。

“我叫你脱衣服,再让我重复第三遍我保证让你哭出来。”
 

  

tbc.

 

-
科普:

①现实中95%的刑事案件不需要推理,完全看刑侦技术,绝大多数时候线索比推理更重要。

②刑事案件的侦破过程往往是流水线式的作业,每个部门有自己的分工,情报、技术和办案组都有各自的任务,完全靠某一个人或者某几个人破案的情况极少。

④刑事科学技术专业有一项分支叫做刑事图像技术,市面的视频监控设备良莠不齐,不可能做到每一台设备都达到最先进的技术,每一台视频监控设备都有色差、时差、图像畸变、受环境影响的功能问题等,这都需要侦查人员或技术人员进行校正。

如何用手机发超链接

嗨,生活就是一团乱麻:


虽然这个跟大薛毫无关系,但还是觉得应该发一下让大家如果需要用到超链接,用手机发文时方便一点。(毕竟撸否全身都是g点...





<!a !target!=!"_!blank!" !href!=!"!这里放链接!" >!这里是那条链接你想要的标题!<!/!a!>


记得要把上面的!全都删掉。



如果成功的话发出来就会是这样的:


薛老师的微博





我再在评论里发一遍让你们可以直接复制黏贴。

大薛。醉

警告:ooc、没有逻辑、sp、半强迫、

点梗:- @mushroom +一个说着违心的话,一个期望被挽留 @失语者.

文中强行塞梗,emmm貌似写成了两个说着违心的话,两个期待被挽留,思路混乱都不好意思艾特你们了)

一发车

新年快乐,耶!

mushroom超级可爱,我的。